「第一批万达留洋球员」容闳的公费留洋第一批学子有     DATE: 2022-08-06 18:29:01

内容导航:
  • 继恒大鲁能后,第批华夏幸福也启动了留洋海外青训计划,留洋今年会不会掀起留洋潮
  • 第一个留洋的容闳中国球员
  • 万达是怎么回应广场抛售问题的
  • 容闳的公费留洋第一批学子有
  • 一、继恒大鲁能后,费留华夏幸福也启动了留洋海外青训计划,洋第今年会不会掀起留洋潮

    感谢邀请!批学

    个人认为,第批华夏幸福启动留洋海外青训计划,留洋也是容闳在中国现阶段的国情下,为中国足球发展的费留未来,以及俱乐部打造百年豪门而做的洋第大胆而有意义的探索和尝试。包括以前的批学健力宝留洋计划,大连万达、第批山东鲁能、留洋广州恒大等俱乐部,容闳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尝试。中国足球青训体系不完善,青年球员难以吸取先进国家的足球理念、技术。所以,华夏幸福能把大资金投入到青训中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

    至于会不会掀起留洋潮,暂未可知。毕竟青训工作是百年大计,留洋海外青训更需要在制度、章程、以及和青年球员合同签订上更规范,以防出了尖子人才就马上给挖走的情况出现。长期开展海外留洋青训计划更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,有多少俱乐部能坚持下去呢?年轻球员更要克服浮躁功利心态,在中超联赛青年球员水涨船高的态势下,能不能克服挣大钱的心态,坚持留在海外训练提高也是各俱乐部面临的难题。一句话:任重而道远。


    谢谢您的邀请!

    回答这个问题前,先让我总结一下中国在足球留洋青训的四种模式:

    第一种模式:90年代的“健力宝”模式

    这张已经模糊不清的照片,就是当年的健力宝队第一批留洋巴西的球员合影。

    1992年至1998年间,由健力宝集团出资赞助,中国足协组织派遣中国优秀少年球员,组队到巴西圣保罗等地学习足球技能,这就是著名的健力宝队。

    其留学方式是官派集体留洋,在巴西自我集中封闭训练,只是参加当地的比赛,根本没有融入当地的生活。

    在这张照片的22人中,大部分球员对现在的球迷来说,已经完全陌生。但其中的张效瑞、郝伟、李铁、李金羽四个人,大家一定比较熟悉(见下图)。

    第二种模式:万达赞助,足协统一选拔,分散留洋模式

    2011年开始,由万达集团赞助,与中国足协合作,陆续选中国青少年球员将前往西班牙、德国、法国、葡萄牙、荷兰、匈牙利、巴西等欧美多国组成的留洋平台训练、比赛。

    这种方式跟健力宝不同之处是:球员分散进入各国青训梯队进行比赛训练,优秀者直接被所在国梯队选中,转会该队成为正式球员。

    这种模式现在看来还是问题不少,最典型的是,在葡萄牙留洋中,大部分国内球员都是在业余低级别联赛踢球,根本无法进入高一级的高水平联赛锻炼,而很多黑心的经纪人包装后,高价将这些低水平留洋球员高价卖给国内中超中甲球队,牟取暴利。

    第三种模式:就是鲁能为代表的海外青训基地模式

    这种模式以鲁能为代表,于2014年7月15日,在巴西圣保罗州费利斯港市成立了中国足球首个海外青训基地“鲁能巴西体育中心”,鲁能很多青少年梯队整队都在这里进行训练。

    不同于健力宝队“整队集中”模式,鲁能球员与当地球员同吃住,训练和生活都能融入当地。不少巴西鲁能基地的中国小球员通过比赛锻炼,获得当地或其他国家(如西班牙)职业队的青睐。

    回头看华夏幸福,其实这家俱乐部不光是以大牌外籍球星(拉维奇、马斯切拉诺)和教练(智利“工程师”佩莱格里尼)闻名,很多人忽略了它的青训同样非常完备,而且正在稳步实施。

    为此,我专门制作了一张华夏幸福青训情况一览表:

    华夏幸福自己的青训是以“日本主教练+中国教练组”的的模式,各级梯队全部由日籍主教练挂帅,成体系的借鉴了日本青训的思想和做法。

    华夏幸福此次海外青训,是走的第四种模式

    这次,华夏幸福将99-00年龄段队的6名小将,正式租借加盟塞尔维亚甲级皮罗特队,并有望参加塞尔维亚甲级联赛和U19青年联赛。

    这是一种区别于前三种留洋模式的新模式,就是直接将潜力球员成批租借到国外职业联赛直接参加比赛,这种以高水平比赛来锻炼球员的方式,无论从球员的技战术能力,还是生活自理能力,都能完全融入国外球队,能更直接和快速的促进球员成长。

    华夏幸福的这种留洋方式探索,跟它在国内自己全套引进日本青训体系一样,都是为俱乐部和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,做大胆而有效的尝试。在浮躁而急功近利的中国足坛,显得难能可贵,值得点赞!

    至于能否引发其他球队掀起新的一轮留洋潮,也未可知,只是千万不要盲目跟风。


    最新杂烩,回答是认真的

    中国足球一直在摸索前进,经历过太多的挫折与失败,但从没放弃过,此点值得点赞,只是代价太大了而已,现开始规定要求俱乐部执行严厉的U23政策,鼓励培养青年队员,为国家队输血,可谓下了狠招。

    中国的俱乐部前几年大肆购买外外援,价格高得吓人,由恒大开头,效果来看只有恒大走的比较专业,所得相应的荣誉及成就高,其他俱乐部基本是赔钱赚吆喝,意思就是不差钱,现在足协堵住通过购买提高实力的方法,那只能从内部挖掘,也是足协的苦衷,目前由恒大开始推出留洋计划,让有潜力的队员去国外低别的联赛效力,让他们有球踢,从球员利益出发,也保证了他们的状态,同时提高了他们的能力,俱乐部也可以发现优秀的苗子,两者双赢局面,而足协更是鼓励,顺应了政策,一举三得的局面,中国足球的领头者恒大迈开第一步,那必带动其他俱乐部跟进,故必掀起留洋热潮的到来!

    以上见解,最新杂烩悟,欢迎关注点赞


    • 多少年来,中国足球一致饱受诟病,成绩差,导致足球地位低下,曾经何时,早前李金羽等健力宝球员是中国足球的黄金一代,也曾有过辉煌。随着他们的退役,中国足球更加跌入低谷。总结原因,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足球的青训体系不完善,触角没有伸到国外,吸收先进的技术、足球理念。
    • 这次,河北华夏幸福也效仿山东鲁能和广州恒大,让更多的球员融入了海外足球训练,开始打造海外青训,与当地的机构和学校进行深入合作,力图打造9级梯队!具体操作上将青训梯队中王洪智、杨辰禹、杨少晨等6名小将租借给塞尔维亚皮罗特队。
    • 塞尔维亚足球我们大家有所耳闻,马蒂奇、伊万诺维奇等顶级球员都来自那里,相信在那种足球氛围熏陶下,球员的训练和竞技水平会有显著提高。
    • 当然即使出国,可能面临的挑战和阻力重重,比如,.张稀哲把德甲冷板凳差点坐穿;张玉宁也表现平平。但是在海外的磨炼,终究会变成国内球员无法比拟的巨大财富。

    • 无论怎样,这一做法对于未来的国足成长来说是重大的突破和利好。也许未来我们再也不用羡慕隔壁的孙兴民 本田圭佑 香川真司等亚洲球员。也期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这一好的做法可以推广,将来有更多的球员获得机会,留洋海外,将来为国争光!

    二、第一个留洋的中国球员

    第一位留洋球员是谢育新 ,当时是在1986年 ,效力于德国的兹瓦鲁队 随后贾秀全在1988年以公费留学的方式加盟了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游击队谢育新(1968年12月12日-):广东省兴宁市人,前中国国家足球队中场组织核心,身材矮小但是技术出众。其还是第一个曾在海外效力的中国足球运动员;1987年曾经在当时仍属于荷甲的茨瓦鲁队效力了半个赛季。退役之后从事教练工作,现担任广州富力俱乐部预备队主教练。

    三、万达是怎么回应广场抛售问题的

    据7月25日早间报道,继卖掉文旅城、酒店物业后,万达商业旗下南昌西湖万达广场等两项目已悄然易主。
    对此,万达集团作出回应称,变卖南昌西湖万达广场纯粹是误读,这是万达广场轻资产战略的一部分。





    所谓轻资产模式就是用别人的钱投资万达广场,而由万达输出品牌管理。
    根据万达集团2016年工作报告,2016年开业的50个万达广场,已有21个属于轻资产。

    2016年第4季度,万达商业与中信信托、民生信托、富力集团等签约90个万达广场、共1050亿元的投资合同。
    2017年至2019年,每年开业交付30个万达广场给投资方,净租金双方分成。




    王健林表示,因为万达信息化程度比较高,租金中管理费占比比较低,只有不到两成,缴完税金,剩下的就是净租金。
    我多年前曾讲过一句话,企业经营的最高境界就是“空手道”,但这个空手道可不是骗子,是有了品牌,有了能力,别人找上门来,你一分钱不出凭品牌就能挣钱。

      附万达回应全文:
    今天有媒体报道,所谓万达变卖南昌西湖万达广场纯粹是误读,这是万达广场轻资产战略的一部分,南昌西湖万达广场就是第一批轻资产项目。




    万达广场轻资产战略早在2015年4月份王健林在深交所的一次演讲中首次提出:万达到了要靠品牌赚钱的时候。
    所谓轻资产模式就是用别人的钱投资万达广场,而由万达输出品牌管理。
    现在已经开业的205个万达广场中有31个是轻资产项目。
    2017年万达集团半年报中也有明确公布,上半年新开业项目14个,轻资产万达广场9个,上半年新发展万达广场26个,万达广场全部为轻资产项目。
    以后万达广场新发展项目多为轻资产项目。

    希望万达越来越好。















    四、容闳的公费留洋第一批学子有

    答:在1872年8月11日,清朝政府的批准下,陈兰彬、容闳率领中国第一批留学生梁郭彦、詹天佑等30人从上海启程,前往美国开始留学生涯。总共出去了三批,问题是后来因为朝廷担心全盘西化,慈禧遽然颁旨:全数撤回留美学生。其中有22位幼童进入容闳的母校耶鲁大学,他们是:詹天佑、欧阳庚、
    容揆、黄开甲、梁敦彦、张康仁、钟文耀、蔡绍基、唐国安、谭耀勋、
    李恩富、容星桥、曾溥、陈佩瑚、刘家照、陈巨溶、陆永泉、祁祖彝、
    卢祖华、徐振鹏、钟俊成、钱文魁。容揆和谭耀勋是抗拒“召回”,在大批幼童回国后,留在美国完
    成耶鲁大学学业的。李恩富、陆永泉则是被召回后,重新回到美国,
    读完了耶鲁。在位于波士顿的麻省理工学院就读的“留美幼童”有:邝咏钟、
    方伯梁、邝贤俦、薛有福、邝景扬、邓士聪、杨兆楠等人。在哈佛大学档案馆,我们查到了中国“留美幼童”丁崇吉的入学登记卡。3位进入了纽约哥伦比亚大学:唐绍仪、周寿臣、吴仰曾。5位“留美幼童”进入了纽约州瑞萨莱尔理工学院:吴应科、吴敬荣、苏锐钊、罗国瑞、潘铭钟。